52爱看小说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52爱看小说 > 大夏文圣 > 第十七章:这小嘴,抹了蜜吧?

第十七章:这小嘴,抹了蜜吧?

不想错过《52爱看小说》更新?安装52爱看小说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
放弃立即下载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人影出现。
  看起来五十多岁,一半白发,面容严肃,但依旧有些英武,想来年轻时长相不俗。
  最主要的是气势。
  他坐在龙辇之上,端坐在那里,却散发一股可怕的气势。
  这是帝威。
  仅仅只是眼皮一动,却有一种令人生畏的气势。
  永盛大帝。
  一个真正从尸山爬出来的男人,马上的皇帝。
  顾锦年对永盛大帝有些了解,毕竟是自己舅舅。
  这位永盛大帝,年轻时便跟随太祖平乱,七岁便奔波战场,跟随着一大票名将,学习战争。
  十岁杀敌,成年之后,更是屡建奇功。
  即便是当时太子也无法与他撄锋,可太祖皇帝建国之后,独尊儒术,传承长幼,自然而然这位永盛大帝错过皇位。
  只可惜的是,天意弄人,本以为一切都能成为定局,未曾想到太子恶疾发作,英年薨逝。
  最终太祖力排众难,坚持立太孙为皇,也就是永盛皇帝的侄子。
 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,一个怕自己四叔造反,一个咽不下气的同时也知道无法避免,叔侄二人展开数十年的厮杀。
  最终赢家就是这位永盛大帝。
  如今十二年过去了,可天下人没有忘记这件事情,或许就是因为发生了这件事情,这位皇帝勤勤恳恳,事事亲为,治理国家,想通过这种方式证明自己。
  向天下人证明,自己父亲选错了人。
  当然,这只是普通人的猜测,具体是怎样的,无人知晓。
  圣意难揣。
  只不过,当顾锦年将目光看去后,这位大夏的主宰,也将目光看了过去。
  两人对视。
  只是一眼,顾锦年便有些不自然,而后者伸出手来,龙辇顿时停了下来。
  而李氏,这位大夏宁月公主,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哥哥。
  “年儿,待会嘴要甜些。”
  李氏又叮嘱了一句,随后拉着顾锦年,朝着永盛大帝走去。
  “宁月参见陛下。”
  “锦年见过舅舅。”
  随着声音响起,宁月公主已经来到大夏皇帝面前。
  “免礼。”
  大夏皇帝的声音响起,下一刻他的目光直接落在顾锦年身上,而后不由冷哼一声。
  这让顾锦年有些郁闷,不都说舅舅疼外甥的吗?那里上来就冷哼一声?
  顾锦年不敢说话,但心里还是有些嘟囔。
  “宁月,你来宫中所为何事?”
  大夏皇帝收回目光,而是看向宁月公主,他心里有数,但还是明知故问。
  “陛下。”
  “臣妹来宫中,一是带锦年来见皇祖母,二来是伸冤。”
  宁月公主出声,倒也不避讳这些奴才都在。
  “伸冤?伸什么冤?”
  大夏帝王看了一眼自家妹妹,脸上可没有一点其他情绪,反倒是有些不悦。
  “陛下,前些日子,年儿被杨开之女推下水中,差点溺死,而且还到处散播谣言,说是年儿调戏在先,年儿如今恢复记忆,想起来前因后果。”
  “整件事情,就是杨开之女胡说八道,颠倒是非黑白。”
  “现在满城都在议论,尤其是那些读书人,一个比一个牙尖嘴利,若是再不制止,等过些日子,成了定局,年儿岂不是白白蒙受不白之冤?”
  宁月公主也不在乎自家哥哥的表情,有什么就说什么,管你爱听不爱听。
  果然,这话一说,这位大夏帝王冷意更足了。
  “不白之冤?”
  “你这儿子,被你娇生惯养,莫说外面人了,即便是朕在宫中,也时常能听到锦年做的坏事。”
  “刚恢复好元气,就差点跟礼部尚书的门徒吵起来了,骂人家礼部尚书老而不死。”
  “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儿子?”
  大夏帝王的声音没有凶意,可却带着一些怒色。
  周围的几个太监侍女,一个个沉默不语,不过也没有表现得特别慌张。
  毕竟明眼人都看得出来,皇帝怎可能会对自己外甥置气?无非就是敲打敲打。
  真发怒绝对不是这样的。
  而这番话说出,顾锦年心中顿时明了了。
  好家伙,周宁这个王八蛋居然去告状?而且还告到自家舅舅这里来了?
  好啊,好啊。
  顾锦年本以为对方是成年人,即便是心里不愉,也应当用成年人的方式来解决。
  没想到就这?
  骂他两句就告状?
  狗东西。
  给爷等着。
  顾锦年心中来了一股无名火,倒不是说不允许别人告状,而是这件事情明明是对方有错在先,你针对我,我骂你两句,也就算了。
  梁子结下来了,以后看谁手腕硬。
  可没想到,直接就告状?而且这事传到皇帝耳中,可绝对不是一件什么小事。
  无论多大的事情,传到皇帝耳中,它都不会太大。
  但无论多小的事情,传到皇帝耳中,它也不会太小。
  这很恶心人。
  间接性破坏自己与舅舅的感情。
  “有这等事?”
  宁月公主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情,她不由将目光看向顾锦年。
  感受到母亲的目光,顾锦年也不显得慌乱,而是一脸平静道。
  “娘亲。”
  “是周夫子先找孩儿麻烦在先,王管家可以作证。”
  顾锦年淡然回答道。
  此话一说,宁月公主眼神当中还是闪过一丝郁结,毕竟自己这个儿子现在饱受争议,若是再惹一些是非,就真的很难走出泥潭了。
  “周夫子先找你麻烦?”
  “你一个学生,他找你麻烦作甚?”
  “他为什么不找朕麻烦?”
  大夏帝王有些没好气道。
  可下一刻,不等母亲李氏开口,顾锦年率先开口了。
  “他是有点蛮横,但人不傻,找您麻烦,不是找死吗?”
  顾锦年嘀咕道。
  这话一说,大夏皇帝不由一愣。
  莫名语塞。
  好家伙,这小子还真敢啊,连皇帝的嘴都敢顶?
  “年儿,不可胡言。”
  宁月公主说了一声,但也只是说说,因为她觉得自己儿子说的也没错。
  “你就是被惯着。”
  大夏皇帝有些没好气道。
  “舅舅,您这话就没意思了。”
  “您七岁还离家出走,敢上战场杀敌,我骂两句酸秀才算什么。”
  “再说了,道理在我,不信你让他来,外甥敢跟他对质。”
  顾锦年继续开口。
  他虽然知道要慎言,但也知道这事必须要说清楚,不然回头真在皇帝心中留下个不知礼数的印象,那就麻烦了。
  “你这小子,怎么突然变得如此伶牙利嘴了?”
  听到顾锦年的回答,永盛皇帝没有生气,反倒是好奇顾锦年怎么突然变得这般伶牙俐齿。
  毕竟顾锦年所言之事,并非是什么坏事,相反还是他引以为傲之事。
  “舅舅。”
  “圣人言,君子怀德,小人怀土。”
  “我不觉得这是伶牙俐齿,只是正常捍卫皇室和顾家的颜面。”
  顾锦年一脸随然道,他还未及冠,可以称舅舅,及冠后则要改称为陛下,所以一口一口舅舅喊着,也算是拉近关系。
  而这番话,是论语中的一段,意思很简单,君子所思德行,小人所思利益。
  周宁找我麻烦,因为他是礼部尚书的学生,无非就是想讨好礼部尚书罢了。
  此话一说,众人皆有些好奇。
  即便是这位大夏皇帝也不禁露出一丝好奇。
  毕竟顾锦年无论是在顾家,还是在皇室,都是那种熊孩子的典范,没想到今天竟然还能说出一句这样充满道理的话。
  还真是不可思议。
  对比刚才的言论,这话就很有含金量,像个读书人。
  只不过,惊讶归惊讶,教育还是得教育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